• 闲聊:学术筹议与糊口互换有什么区别

    学术观点讨论

      

    闲聊:学术筹议与糊口互换有什么区别

    闲聊:学术筹议与糊口互换有什么区别

    闲聊:学术筹议与糊口互换有什么区别

      讨论的目标是事实本身而不是驳倒对方。这是讨论能够以“学术”方式进行的基本保障。意思是,不管各自具有什么观点,客观事实是不为人的观点左右的——即使这个客观事实是什么也许还不知道(都知道了就没什么好争论的啦~)。这是一个信仰性的原则。如此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只要是人跟人在一起交流,尤其是观点不同的时候,难免会受到情绪影响,这是人性。一旦受到情绪影响,就很容易让讨论的目的在无意识间变成驳倒对方,而不是辨明真理。而以事实本身为目标的讨论中,大家都不把讨论看成双方的争斗,而是把讨论看成合力接近真理的过程。即使观点不同,对方也不是对手,而是合作伙伴。学术品行越好的学者,这一点上就表现得越明显。 这里一定要注意,所谓旁证能不能足够令人信服,这体现了第一个原则:以事实为目标而不是驳倒对方为目标。因为不管再怎么提出旁证,是很难从严格的逻辑上进行证明的。旁证永远都算是不完全归纳。这个时候如果只揪住这种不可避免的逻辑不完全,那就是“抬杠”,这是在学术讨论中不被允许的。 该测量并没有对任何现有问题进行驳斥,仅仅是提供了一个重要参量的高精度测量结果而已。但是,这依然算是“观点提出方”,主要提出的是一个很高的精度。于是,作为主动原则的体现,在文章递交的时候,正文里已经用大量篇幅来进行了旁证来说明此次实验测量是可靠的,也就是主动说明。 如果大家在工作中或者生活中遇到一些,无关感情喜好,而确实是需要有一个事实结论的时候,如果一个小圈子里面能够有这样的原则默契,那么讨论的方式就变得非常学术了,会节省大量时间成本,讨论效率也会变得高很多。 在学术讨论活动中,如果运气足够好,存在仲裁一方。那么仲裁一方在出现“抬杠”的情况时,应当进行干预。该讨论也随即终止,因为已经不再“学术”了。 大家可能会说,这还用得着强调么,理性的人都应该这样考虑问题。其实这个还是很有必要明确的,因为确实可以存在以驳倒对方为目标的交流。科学其实并不较真,并不死板。大家都知道,自然学科大多以实验为基础,因为做实验不可能穷尽,所以永远不可能存在严格意义上的逻辑正确。这种时候,即使对方说的更接近事实,更合理,如果我们希望的话,永远可以轻易找到对方说法逻辑上并不“严格成立”的部分。双方都抓住这一点死扣的话,那就没有任何讨论意义了。这类似我们日常生活中说的“抬杠”。就是,注意力永远在给对方挑刺找漏洞,而并不在乎真正的事实是什么样的。 比如说,甲给出了一个新发现,那么甲就是提出观点者,他必须给出一些列旁证来说明自己的结果很大程度上是可信的。这时候,如果乙觉得甲的旁证里面有不对的地方,那么乙就变成了观点提出者,他必须主动说明甲的旁证中哪个是不对的,为什么不对。或者如果乙认为甲的旁证不够有力,欠缺更有利的证明,那么乙还是观点提出者,他必须主动说明为什么甲的旁证是不够有力的,而且必须主动明确提出希望甲做什么样的新测试或者新旁证。此时,甲要么继续完成这个测试,皆大欢喜;要么甲认为乙提出的新测试并不合理,或者认为乙说自己旁证不够有力的那个理由不合理(注意,只是这次的理由不合理,并不意味着乙不能继续提出别的理由),那么甲这个时候又变成了观点提出者,甲必须主动说明为什么不合理,哪里不合理。。。这个过程一直反复,直到终于用事实逼近了双方的共识为止。 这个学术讨论是一次学术文章的投稿与审稿。背景是这样的:2014年夏末,美国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的D0国际合作组利用第一代TeV高能强子对撞机的数据,精确测量了重要的基本物理参数温伯格角,给出了当时强子对撞上最高测量精度。该结果整理成文章以后,递交给了该领域顶级杂志Phys. Rev. Lett. (PRL)。 提出观点的一方进行主动证明或主动说明。大家注意,提出观点的一方主动说明,并不是证伪的一方主动说明。很多人听说过一句话,科学只能证伪不能证明,大概意思就是,想要证明错误是可以的,举出一个反例就行。证明正确是很难的,因为永远不可能穷举所有的情况和例子。所以很多人以为,如果对方说我不对,主动证明的责任就在对方。其实这是不对的。 讨论中的各个问题互相无关。这一点很好理解,但是很多时候却很容易被忽略。学术讨论过程中,经常会出现,甲提出了多个针对乙的问题或驳斥意见。此时,乙必须逐条独立进行回应。很有可能,乙成功地证明了甲提出的某部分意见是错误的,是假的。哪怕这些体现了甲特别不专业,特别没尝试,这也不代表甲提出的剩下意见可以被忽略,或者可以自动认为跳过。剩下的意见依然要独立处理,独立回应。这一点在日常生活中不太被重视。我们经常会出现在跟别人争论过程中,发现对方怎么啥都不懂,于是因为对方某个观点的错误甚至可笑,就拒绝再对别的观点进行回应。生活中这很正常也很提高效率,但是在已经开始的一次学术讨论中,这一点是不被允许的。 收到投稿以后,PRL进行了审稿。第一轮审稿,审稿人对该测量能够突然达到如此高的精度产生了极大怀疑。此时,审稿人变成了观点提出者。根据主动原则,他不能去要求合作组去设计新的旁证。他主动设计提出了很多额外的测试,要求合作组完成这些测试。由于要求的测试非常多,合作组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些要求的内容。完成之后,进行了回复,开始了第二轮审稿。 好,大家都有体会么?我们现在来看一个实际发生过的学术讨论的例子。这个例子里面很好地反映了上述三个原则,而且有正面有反面,很有趣~ 在第二轮审稿中,审稿人提出了一个他希望看到的额外测试,但是他对这个测试的理论设计存在对宇称不守恒的常识性理解错误,因此他的反对是毫无道理的。但是根据独立原则,合作组依然要对他提出的其它所有问题表示尊重并且进行回答,不能因为这个错误,就有用“他连这都能弄错说明他水平太烂都是瞎说”这样的方式来回答别的问题(PRL审稿历史中不是没有发生过这种回答呦,有些大奖获得者虽然地位很高,但是脾气不好,投稿的时候受不了审稿人质疑他,就会有这种赌气的回复方式)。 第二轮审稿中,审稿人依然不满意。比如说,对于文章中的部分子分布函数这一项误差大小表示怀疑。此时,审稿人提出对这项误差的驳斥,他就是观点提出者。因此根据主动原则,虽然他的身份是审稿人,他依然要自己去找反例或者证明。该审稿人自己去联系了当时世界上最好的部分子分布函数团队进行咨询。当然最后结论是没有问题,但是这体现了审稿人对主动原则的遵守。 最后跟大家说,虽然叫原则,但是莫较真。其实第一个事实目标原则的意思就是:多想想怎么解决问题,别老想着挑刺儿~ 我们每天都要跟不同的人交流,有的是要表达自己思想,有的是要理解对方意图。在讲完了这些东西以后,我会给出一次实际发生过的很有趣的学术讨论进行举例。 学术讨论,尤其是自然学科比如物理、化学等等,要告退出邦留学 社保何如持续缴,确实存在一些标准或者规则性的原则,当然这些原则大多没有以成文的方式形成学术领域内的标准法规。但是在漫长的学术交流和发展中,这些标准与原则确实形成了约定俗成的习惯。正是因为学者之间存在这样的默契,才使得全世界范围内的专业交流、科技发展与学科融合能够顺利进行。大到像欧洲核子中心这样的超大型国际合作实验制定几十年的发展计划,小到高校教育里的师生交流,这样的默契都是非常关键的。 第二轮审稿结束以后,合作组完成了所有要求的测试。但是审稿人依然不满意(主要是精度确实很梦幻),于是审稿人表示“虽然我说不出来目前他们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不能证明自己没有问题。即使他们证明了我要求的测试没有问题,也不能证明没有潜在问题。所以我不同意发表”。这就是典型违反了事实目标原则,开始利用不可能避免的实验学科逻辑不完整性来进行无事实基础和依据的攻击。注意,虽然审稿人进行了如此无礼的违反原则的攻击(审稿人原话很难听,类似于“你们整个合作组到底懂不懂自己在做什么”),但是合作组依然礼貌地回答了别的问题。这还是独立原则的体现。 但是对于审稿人的逻辑攻击,合作组像PRL编辑部提出了交涉。PRL编辑部认为这位审稿人确实违反了事实目标原则,也认为确实不能使用“你不能严格证明你对”这种理由来进行交流讨论。因此,在所有明确提出的问题都已经得到回答以后,编辑部直接认定该结果合理、可靠,审稿过程中认线年夏末完成了文章发表。这一重要物理结果的审稿时间前后持续了一整年,其中以正反方式事实体现了我们说的三个原则。 我们今天来体会一下学术讨论中的默契与规则,很多精神如果能延伸到工作中甚至生活中,都会让我们的人生变得理性而又方便。 提出的观点是驳斥某个现有观点,那当然应当主动提出反例或主动指出问题在何处。如果提出驳斥而不能主动提出证明或反例,那么讨论结束,提出的驳斥不被接受,我们依然信任现有观点。反过来一样,即使提出的观点并不驳斥,仅仅是正面提出了一个观点,也应该主动给出一定的说明或者测试,来主动表明我的结果是很可信的。如果提出一个观点却不能主动给出足够令人信服的旁证,那么大家认为该观点没有被接受,等于没有被提出。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闲聊:学术筹议与糊口互换有什么区别 学术观点讨论

    2019-11-05 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