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转专业进入专排环球第五的名校

      

    怎么转专业进入专排环球第五的名校

    怎么转专业进入专排环球第五的名校

      三:爱丁堡在苏格兰,各项消费水平远低于伦敦(我一个月住宿费是 560 胖子,伦敦大概一周就得上 200 了吧)。 因为专业方向是对外汉语的缘故,我有较多对外汉语的教学经历,以及做志愿者活动时接触过一些有语言障碍的人群,那个时候就申请了 developmental linguistics (发展语言学),研究人一生中语言的习得与失去,包括一语习得和二语习得。想想还是自己那时候看书不够多,只知道对应用类的语言学感兴趣,却不知道更具体的是哪个方向。 幸运的是,在成绩出来之前,我就有了朋友。对我来说事情的转机是两个 party 和几个作业。一个是台湾朋友宿舍的万圣节 party,另一个是爱尔兰小姐姐的生日 party。大概是喝了酒大家都心情比较好,可以无边无界的讲一堆话,还发现了一个身世复杂的小哥哥在台湾的大学就是我去交换的那所,而且我们还见过很多次,只是一直没说过话。后来一起做了 discourse analysis 的作业,各种玩笑也就开了起来,加上和他的台湾大陆美国圈的朋友们本来也比较熟悉,慢慢就觉得被接纳了。 台湾小姐姐说过一句话我觉得特别对,“在这里觉得遇到很多和自己一样’书呆子’的人,所以不会因为自己的知识的追求觉得尴尬”,毕竟大家都是有着共同的兴趣和学术追求,才共同来到这里找虐,还是比较能互相理解的。 大三上学期去俄罗斯交换,直观感受到了战斗民族对俄语的骄傲,以至有时候到了仇视英语的地步,我甚至还因为自己俄语不好被售票员冷漠拒绝交流,继而奋发向上学习俄语。但是大三下去台湾的交换,才从理论上充实了我的语言学知识。上了“心理语言学”,“语言学导论”(没错我等到大三了才上这个课)和“语言与跨文化”等,虽然碰了许多壁,在台湾老师都会温柔地帮我化解困境,也坚定了我语言学的兴趣。 所以至少爱丁堡的语言学,不是一个能让你水过去的硕士项目。假期第一天,有小伙伴已经把下学期要看的书给找齐了开始看,额,我也会加油的。 道阻且长,道阻且长。 不过期末月很快也就来了,平均 3-4 天就是一篇 2000-2500 的 essay,每天在系里的图书馆没日没夜地打字看书,到了饭点就去 common room 热饭,大家就开始有的没的聊起来。Ema 是个很漂亮的英国西班牙混血儿,有着一张高冷的美脸,所以就算常常在饭点聊天,我也还是怕怕的。直到第一个 due 来临前的那天,她没有来图书馆,但在截止时间前 20 分钟在脸书上给我发了一天信息:Done! So happy!我瞬间壮了胆,问她能不能帮我改一个句子,她爽快地答应了,从那以后 Ema 时不时地给我发一些无厘头的消息,我也就不再害怕这个面容高冷的女子。 语言学是爱丁堡的优势科目,学校也尽力给我们最充分的学术储备。虽然是应用语言学专业,仍然要从句法,语音和语义里面修两门课,夯实语言学知识,忙碌也就可以想见的事情。前两天考完试,大家一聊天才发现,竟然大部分人都没逛过学校后面的国家博物馆,更别说猜火车拍摄地的那片海边。 二:我很尊敬的前院长黄国文老师当年是拒了剑桥去了爱丁堡读的 Ph.D.,让我对爱丁堡又有了一种没来由的憧憬。 一:爱丁堡是英国第一个设立应用语言学专业的大学,至今全球范围内也仍然以理论语言学为主导方向(就是乔姆斯基那一套,虽然国内情况相反),所以应用语言学很有优势。像牛津,UCL 等,都是将应用语言学和语言教学或者二语习得捆绑销售的,可是我个人对于教学又没什么兴趣,所以… …(也不是说人家就一定要我) 新学期,成绩陆陆续续地出来了,中邦科学院工资待遇,每次都心惊胆战,知道朋友们的成绩时候,为他们高兴,即便倍受打击哈哈哈,所谓“无友不如己者”,才能激励自己不断向上呀! 虽然对于专业是心安定下来了,可是发现自己错过了交朋友的 critical period。前两周沉浸在自己的烦恼里,一抬头才发现:天啊!大家都成群结队地有了自己的朋友圈了!就算开口和课上邻座的同学搭话,下课她的朋友可能就会过来把她叫走,留我给自己加了一堆尴尬的戏。 开学第一周为了最终选课开展暴风听课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好像被另一个专业所吸引:Evolution of Language & Cognition (语言进化与认知,以下简称 ELC),这个项目将语言看成和吃饭睡觉一样的人类行为,融合了达尔文的进化论来阐释语言的发展。 可是知识储备终究不足,所以觉得需要一个硕士项目为以后的博士铺路(英美的研究生分为硕士和博士,如果能力足够,本科毕业后也可以直接读博)。 都说英国硕士水,好申请,准备的时候还是忐忑不安,虽然具有原创性的材料也就两份:personal statement 和 cv,可是找外教和朋友前前后后改了有两个月,一直拖到了 11 月份才提交,好在是三个工作日就给了 conditional offer, 要求最终绩点达到 80/100。 开学前参加了一个人类学/社会学类的田野营,发现自己对现实生活中的语言运用及其对人类思维产生的影响更感兴趣,另一方面也觉得对分析小朋友喃喃学语的数据兴趣不足,所以入学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和系里的行政秘书说:我要转专业去应用语言学(以下简称 AL,偏重社会语言学和身份认同等)!根据指示去找了系主任,提交了自己的各项资料后获得了同意。作为我们爱丁堡语言学最有名的语言学项目,AL 人数是最多的,30 个人左右,而且有 1/3 是中国人。我后来才知道系主任大概是嫌人太多的关系,在开学的一对一聊天时,建议一些同学仔细考虑专业方向,有几个同学被“劝退”去了developmental linguistics 等其他方向。但我并没有马上珍惜这个机会…… 四:根据 QS 大学排名,爱丁堡专业排名世界第五,综合排名全球 23,有着让爸妈安心的数字保障。 那么在写 personal statement 的时候,当然就是要扬长避短,侧重自己较为丰富的交换经历,以及从生活中对语言学产生的兴趣与热爱:比如我自身的双母语背景(普通话和潮汕话),做志愿者过程中接触到有语言障碍的朋友,学习不同语言:中文,英语和俄语的过程中对普遍语法现象的认识。 而且我发现虽然中国同学确实有“扎堆”的现象,但 English native speaker 也似乎更容易聚集在一起,大概语言障碍还是会阻碍感情沟通的吧,至于这是 native speaker 不经意间展现出了语言偏好,还是 non-native speaker 的过度解读,其实又是一个很有趣的语言现象呢哈哈。后来有时候会进一步 push 自己,当刚认识的同学的朋友出现时,开启新一轮自我介绍,并且询问能不能和他们一起进行下一项活动(其实一般也就一起去找微波炉热饭吃)。 本科英语专业对外汉语方向,俄语双专业,零零星星的“现代汉语”,“汉词语与汉文化”,“英语语法”和“中英语言对比”课程,让我对语言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铲除了刚入学时“语言学不如文学有深度“的偏见。可是也许是因为我们学院的”实用性人才”培养目标,即便母校是在一所 985 高校,我在体制内能接触到的语言学课程也就差不多只有这些。 这种明显有自我 face-threatening 性质的活动,还是常常让我忧心忡忡,不知道自己的处理是否得当,特别是放在一个截然不同的文化环境里。所以在周末的时候,我都还没有勇气约同学出去玩,不过一周 8 门课也完全不会让我空虚,睡个懒觉起来,用 reading list 轻易地就填补了两天。尤其是旁听的语音课,用各种物理知识把我的理解能力榨干,也就不是有那么多闲暇伤感。甚至有了像小学时候一样幼稚的想法:可能如果我学习好一点,就有了和大家做朋友的资本吧,没有 linguist & cultural capital, 我就努力 earn myself some knowledge capital,哈哈哈想起来也是有点惨。 听了几节语音课,Python 课程的我,那时候产生了一种我不再害怕数据与电脑的幻觉,想要挑战自己走向这个看起来更加像‘科学’的语言学项目。于是开始疯狂地比较 AL 和 ELC 的课程项目,两边都看得我热血澎湃,也万分懊恼自己转专业时不够慎重。另一方面,老师们都雷厉风行,没有什么客套话,直接拉干货,所以在第一周时就已经感觉到了学业的压力,也害怕转了专业会跟不上。在第二周课语音的声波图变得更为抽象,电脑的数据变得更为复杂的时候,高中数学的噩梦忽然被唤醒,我意识到,对于大脑认知和语言进化的好奇远不足以支撑我热情饱满地和这类数据奋战。 另一方面,长得很想爱因斯坦的 John Joseph 和他所教授的 Issues in Applied Linguistics 也让我对 AL 有了更深的眷恋。也有可能是我的大脑实在受不了持续将近两周的焦虑而逼迫自己做出了抉择,但是至少到现在我不曾后悔。不过如果自己能提早对各方面的课程多做一些相关阅读,本可以避免这段焦虑。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怎么转专业进入专排环球第五的名校

    2019-11-19 07:18